商品與質量周刊
記者調查
當前位置:商品與質量周刊 > 記者調查 > 正文

借1500元兩個月還50多萬!記者調查“套路貸”罪惡利益鏈

2019-12-15 14:30  商品與質量周刊

  “曾經的我是一個多心大、多陽光、多快樂的人呢,就因為這兩個月的時間,我希望能用我的死來整治一下網貸。”今年7月,藝名叫“爆頭-花姐”的王女士生前留下這段話,然后跳樓自殺了。

借1500元兩個月還50多萬!記者調查“套路貸”罪惡利益鏈

  對于那些手頭緊張的人來說,手機上的各種小貸App無疑具有極大誘惑力,“無利息、無抵押,無擔保、放款快”。但一旦開始貸款,“餡餅”搖身一變成了“陷阱”,套路貸的噩夢從此開始。

  深陷“套路貸”無法上岸,“網紅”被逼跳樓

  今年7月,藝名叫“爆頭-花姐”的王女士生前留下的最后一段視頻,然后她就從錄制視頻的大樓上跳下自殺了,網絡上她有近三萬名粉絲,而導致她自殺的直接原因就是深陷“套路貸”。她在最后的留言中寫道:人這輩子千萬不能走錯路,一個小小的看似隨意的決定,會讓你深深進入套路,越陷越深,到名聲受損、朋友失信,每天不敢上班躲在屋里以貸還貸,最后上不了岸,兩個月的時間,幾千變成幾十萬,人做錯了事就要受到懲罰,請大家記住我陽光快樂的樣子,珍愛生命、遠離套路貸,我這輩子沒干過一樣像樣的事,希望我能挽救跟我一樣的人。

借1500元兩個月還50多萬!記者調查“套路貸”罪惡利益鏈

  受害人王女士:我這輩子沒做過什么大的貢獻,我就想到最后了,我能拯救和我一樣深陷套路貸的千千萬萬的人們。

  受害人講述:兩個月借1500元還50多萬

  兩個月時間,借幾千變成了幾十萬,深陷“套路貸”不能上岸的王女士,最后極端地以結束自己生命的方式來尋求解脫,也呼吁社會整治“套路貸”。她是如何被“套路”的,又遭遇了怎樣的威逼?她的經歷我們已無從知曉。另一位“套路貸”受害人方女士,給記者講述了她的遭遇。

  遼寧大連的方女士在一家公司上班,今年年初手頭一直緊張,在刷抖音時,看到有貸款的廣告,說是“無利息、無抵押、放款快”,就點了進去。下載安裝App后開始注冊,需要填寫姓名、上傳身份證正反面照片、進行人臉識別,再輸入手機號、手機運營商服務密碼等,方女士也沒太在意,就按要求一步步操作。

  受害人方女士:我第一次借的沒有那么多,就可能借了有兩三個App,但是你兩三個App,借2000塊錢的話,你到手可能只有1400元,它的利息是600塊錢7天。我得還人家2000塊錢,對吧,我得上另外一個平臺借2000塊錢,但是另外一個平臺到手只有1400,我還得再申請一個1400,這樣的話是2800,我才把第一個這2000塊錢給懟死(還上),就是這樣。

借1500元兩個月還50多萬!記者調查“套路貸”罪惡利益鏈

  記者:你最多的時候,手機里的小貸App有多少個?

  受害人方女士:可能能有100多個。

  記者:100多個!

  受害人方女士:就是這樣,連本兒帶息一天我要還1萬多。

  每天要還上萬元,方女士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小貸公司在不停打電話催她還款的同時,還會用短信、微信等形式給她推送其他小貸App的鏈接,讓她繼續去新的小貸平臺借錢還款,后來很多小貸平臺就不再給她放款,要么降低額度一次只借給她1000元,實際到手600多塊錢,這樣她根本不可能再靠拆東墻補西墻的方式來堵前面的漏洞。方女士告訴記者,從最開始借1500元到欠各種小貸平臺50多萬,只有兩個月時間。

  受害人方女士:等到后期的時候,就給我們公司打電話了,因為當時留的時候可能也有公司的電話,完了也是拼命的打電話說,也是罵,你不來還錢,我就上你們公司完了去砸門,潑紅油漆那樣,剛開始還騷擾我對象,短信轟炸,一發發300多條,就持續給你發,不停的那種,完了后來還騷擾我同事。

  催收程度不斷升級,從開始的辱罵、威脅自己,到短信、電話轟炸自己手機通訊錄里的親友、同學、同事,再到拼自己的各種性病圖片等發給親友同事。巨大的精神壓力導致方女士無法上班、無法出門,一度打算自殺。最后還是父母賣了房子,才堵住漏洞拯救了她。

  系統商一條龍服務,運營855個小貸App

借1500元兩個月還50多萬!記者調查“套路貸”罪惡利益鏈

  “套路貸”里全是套路,最終目的是把上鉤者榨干吃凈,洗劫他們和父母、親友的資產。那么,受害人手機里那些名目繁多的“套路貸”App背后,隱藏著怎樣的罪惡利益鏈條?

  受害人手機里那眾多的小貸App是誰在經營?資本方是誰?催收者是誰?又是誰開發了這些系統助紂為虐,促成罪惡資本牟利的同時自己也在非法漁利?對此,黑龍江七臺河警方進行了全方位偵查,他們發現很多小貸App都來自一個名叫“阿爾法象”的系統開發商,它的運營主體是天科安華(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阿爾法象”系統平臺專門為網絡“套路貸”研發,最高時該平臺同時有855個小貸App上線運營。

借1500元兩個月還50多萬!記者調查“套路貸”罪惡利益鏈

  記者:這些App都是套路貸的App嗎?

  七臺河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政委郭繼富:都是套路貸的,專門為套路貸量身定做的App,它把這個App租給資方(“套路貸”犯罪團伙),提供一條龍服務。

借1500元兩個月還50多萬!記者調查“套路貸”罪惡利益鏈

借1500元兩個月還50多萬!記者調查“套路貸”罪惡利益鏈

  警方查明,作為系統開發商,天科安華北京公司可謂是集大成者,為資本方也就是小貸公司提供完整的一條龍服務。小貸公司只要以每年48800元、78800元、98800元、20萬元不等的價格租他們的系統,就可以量身定制“套路貸”App,根據需求在系統中設定最高放款額度(一般3000元)、貸款周期(5天、7天或14天)、服務費(也就是砍頭息,貸款額的30%左右)、展期費、逾期費等。同時,還為小貸公司介紹推廣方、催收方;還負責對接多家數據公司,大肆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為小貸公司提供貸前審核、貸后催收等支持;還聯系第三方支付公司,為小貸公司提供支付、結算通道。各個環節彼此咬合、勾結從中漁利。

借1500元兩個月還50多萬!記者調查“套路貸”罪惡利益鏈

 

 

 

 

武汉麻将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