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與質量周刊
市場瞭望
當前位置:商品與質量周刊 > 市場瞭望 > 正文

先進制造急需跳出高息融資陷阱

2019-12-08 15:35  商品與質量周刊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蘇曉洲

  內容提示:金融利率比實體經濟利潤高;銀行掙的利息比企業利稅多;錢都去了平臺、房產和網絡;中國先進制造受困融資陷阱。

先進制造急需跳出高息融資陷阱

  在中車株洲電力機車公司廠區,工人在為我國自主研發的“2.0 版”磁浮列車布線 薛宇舸攝/本刊

  融資利率高達兩位數,商業銀行資金更青睞地方政府性融資平臺和房地產行業……一個時期以來,類似這樣“脫實就虛”的融資現象一度頻頻發生,使得一些地方的先進制造業面臨著“利率比利潤要高,利息比利稅還多”的尷尬局面。尤其是在創業型和創新型的高科技產業領域,“融資難、融資貴”的信貸環境仍然是影響我國先進制造業健康發展的最直接外部因素。

  “只有包括先進制造企業在內的實體經濟‘借貸少花錢,生產多掙錢’,‘中國制造2025’才能行穩致遠。”采訪中,相關主管部門和制造業研究人士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今年以來,我國先進制造業受到的外部壓力越來越大,我國先進制造業亟需攻克一些“卡脖子”的關鍵性技術。“為此,金融部門應下大力氣解決當前我國先進制造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促進商業銀行‘脫虛向實’。”

  融資規模與貢獻不相稱

  地處中部地區的湖南,擁有一批先進制造業產業集群。《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從湖南省委辦公廳了解到,近年來湖南搶抓“中國制造2025”機遇,突出發展先進軌道交通裝備、先進儲能材料及電動汽車、新能源裝備、人工智能及傳感器等20個工業新興優勢產業鏈,涌現出一大批先進制造企業。

  湖南一家金融機構人士介紹說,湖南先進制造業發展離不開金融支持。例如,針對該省包括高端裝備制造在內的先進制造業企業,這家國有商業銀行湖南分行在資源配置、信貸政策、產品創新等方面提供了全面金融服務。截至2017年末,戰略性新興產業貸款余額229.1億元,較2017年初增長48.9億元,增速27.1%。

  但本刊記者在湖南經濟主管部門和企業中采訪發現,類似這家銀行對先進制造業大力扶持的案例仍然很少。受訪人士在肯定近年來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有所加強的同時,普遍反映“不解渴”。

  湖南省經信委主任曹慧泉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2017年湖南省各類貸款余額31850億元,工業貸款余額3913.2億元,僅占12.3%;全省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5.7%,而制造業貸款余額同比反而是-0.6%。

  有業內人士表示,湖南先進制造業的融資狀況,是全國實體經濟特別是制造業比較集中的省份所不得不面對的共同難題。比如,同期江蘇制造業貸款余額只占貸款總余額的15.6%。

  央行數據也顯示,2017年我國金融機構年末人民幣各項貸款余額為120.1萬億元,其中工業中長期貸款余額為8.1萬億元,僅占6.7%。而2017年我國實現生產總值827122億元,制造業為242707億元,占29.34%。

  “制造業獲得的銀行貸款,與其對GDP的貢獻很不相稱。”曹慧泉說。

  “利率比利潤要高,利息比利稅還多”

  融資貴,則是當前先進制造業面對的另一大挑戰。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企業資金周轉壓力較大,票據結算業務量隨之上升。但眼下票據貼現利率有的竟然超出企業生產利潤率。”湖南一位外向型先進制造企業財務總監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銀行一方面多頭授信、同業競爭,但另一方面授信使用率卻不高。大家都喊金融創新,但遇上智能制造、‘互聯網+’、創新業態就裹足不前。”

  清華大學經管學院中國金融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國社會融資(企業)成本統計報告》顯示,當前中國社會融資(企業)平均融資成本為7.60%,銀行貸款平均融資成本為6.6%,企業發債平均融資成本為6.68%,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的平均融資成本為7.24%,小貸公司和網貸平臺的平均融資成本則超過21%。加上名目繁多的手續費、評估費、招待費等,社會平均融資成本至少達到8%,中小企業平均融資成本高于10%。

  另有企業財務人員向本刊記者透露,一些商業銀行通過抬高信貸門檻、表外業務、同業拆借或名目繁多的投資基金,變相投資參股小貸業務的金融機構,以從中套利,進一步在融資市場上抬高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還有部分商業銀行辦理續貸要求先“還舊”再“借新”,迫使企業以平均年化利率27%左右的高息籌資“過橋”。

  湖南省統計局《2017年1-12月工業企業主要經濟指標統計表》顯示,湖南2017年規模工業企業財務費用與利息凈支出合計高達726億元,遠高于全年應繳增值稅691億元。湖南一位企業負責人說,企業融資成本高,削弱了企業的競爭力,還導致一些企業還舊賬后無法獲得新貸款,甚至導致資金鏈斷裂而破產。所有這些都嚴重影響了融資環境的健康發展。

  本刊記者采訪期間獲悉,一家投資咨詢公司對今年4月2日至8日60家非銀金融機構發行的187個融資項目的分析顯示,這些項目分布在62個城市或地區,融資規模為621億元,能夠充分反映當前“錢緊、錢貴”的金融環境:融資平均成本最高的為西南地區11.6%,最低的為東北地區11%;融資成本排名前十的省區市,融資成本均高于11.4%。

  “當前國際競爭環境嚴峻,不把‘錢價’降下來,‘中國制造2025’再上臺階困難會更大。”一位專家憂心忡忡地說。

  “脫虛向實”優化融資環境

  根據麥肯錫、《財富》中文網等發布的研究報告,中國金融業利潤占經濟整體利潤比例超過80%。中國最賺錢的40家公司中,金融機構占了14家;在利潤率最高的40家企業中,金融機構占了32家。

  采訪中,中部一家大型制造業企業副總會計師和一家上市醫藥企業負責人認為,造成目前狀況的原因,在于商業銀行居于優勢議價地位。但銀行業也有自身的苦衷。有金融業界人士說,過去一個時期經營模式趨于固化,導致商業銀行過度依賴利差盈利模式和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等,對實體經濟形成“擠出效應”并推高融資成本。

  此外,在商業銀行投入實體經濟的資金中,還存在“僵尸企業”擠壓資源現象。同時,先進制造企業自身財務成本控制水平不夠強,地方政府支持扶持政策亟待完善等等因素,都制約了金融業對實體經濟尤其是先進制造業的支持力度。

 

 

 

 

武汉麻将心得